当前位置:凡人当道>001 不可斗量

001 不可斗量

本书:凡人当道  |  字数:3155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天气闷热闷热的,万里无云,老天似乎刻意要欠这座城市一场雨。

张云浩只身一人来到这座城市,今天是大学报名的第一天,跨进校园,只见大包小包,人山人海。张云浩四周环顾一圈,这才顺着导引前往报名处。来到报名处,不出所料,放眼观去,人潮之多,摩肩擦踵。张云浩上前排队,天气闷热,人潮拥挤,一时间人群抱怨纷纷,张云浩却不为所动,安静排在队伍后面。

队伍前进缓慢,张云浩只听自己身后不远处一片吵声,回头望去,自己身后也不知不觉排出长龙来。张云浩侧耳一听,声音清晰的传入,原来这两位男生只因插队一事而吵闹,张云浩扭回头去,不在理会。两人声音却是越来越大,这下不用刻意,声音自然也能传来。

“妈的,老子在这怎么了?又没在你前面,关你什么事?”粗狂的声音说道。

“不管你插哪,插队就是不对,你没看见后面那么多人么?难道只有你热啊?”另一个声音不甘示弱。

此人的话立刻引起极大的反响,周围人对插队大汉的行为早已敢怒而不敢言,此时有声音为自己说话,当然要声援,顿时周围谴责声大了起来。

“对,插队就是不对,到后面去。”一位女生说话了。

大汉本就无理在先,现在又遭到周围人的谴责,一时竟然语塞,不知说什么好。情急之下,大汉挥拳向那位女生砸去,女生见拳头袭来,竟然慌乱,忘记了躲闪,周围人看到这一幕,也都屏息凝视,顿时一片安静。大汉出拳后便开始后悔,方才情急之下,自己用了六成的力量,看着女生弱小的体型,若这一拳打在她的身上,后果可以预料,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大汉收拳不及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拳打在女生身上。那少女也是不知如何是好,反倒是索性闭上了眼睛。

“嘭”一声闷响,少女倒地的一幕并没有出现在众人的眼里,奇怪的一幕发生了,刚才还在前面排队的人,下一秒竟然挡住了大汉的拳头,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张云浩。大汉颇惊讶的看着张云浩,心想这小子并没有蓄力,而是直接用掌挡住了自己的拳头,看样子也并不吃力,虽说自己并没有用全力,但也不是普通人如此轻描淡写的一掌能挡住的,看这小子身高似乎只有一米七八左右,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量。

这世道,弱肉强食,这是永远不变的道理,张云浩本来并不想管,但只见大汉情急竟然挥拳向一位小姑娘,这一拳若是打下去,小姑娘这学期都得在床上上课了。几秒后,人们反应了过来,纷纷为张云浩叫好,顿时也为小姑娘松了一口气。经历了这么一出,大汉哪还有脸待下去,在一片嘘声中狼狈逃跑了。

小姑娘睁开眼睛,不敢相信,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英雄救美?张云浩冲这女生点点头,不等女生说话,又回到刚才的队伍里去。这女生刚想说话,却见救自己的人排到了队伍前面,又想上前询问,还不想离开自己排了这么久的队伍,只好愤愤的跺了跺脚,心想:“真不解风情,一会在找你算账。”却再也不想如果没有那人,自己哪里还有能力站在队伍里胡思乱想。

办理完一系列的手续,已是下午。这下只需找到寝室,整理好床铺,大学生活就算是开始了。根据导引,张云浩来到了24号楼,618宿舍。

推门进屋,四张上下铺靠在东西两侧,床与床之间,八张小桌子夹在其中,房间不大,倒也不错。

屋内已有三人,两人正收拾床铺,一人正坐在桌前,写写划划。巧的是,正是不久前与大汉理论的那位男生,那人见到张云浩也是连连感叹。

“哥几个,说曹操是曹操到啊,这就是我刚才给你们讲过的那人,老猛了。”那人回头对整理床铺的两人说道,“对了,我叫李博,你呢?”

“张云浩,很高兴见到你们。”张云浩冲三人点点头。

“我叫刘中兴。”“我叫赵宇。”

时光飞快,不知不觉到了晚上,618宿舍的人这下可是齐全了。互相介绍过之后,众人提议喝酒。正所谓,男人的交情,有时候就是在喝酒中体现的。找到一家小餐馆,胡乱点几样菜,菜未上,酒却是先喝了起来,这一杯一杯下去,还没吃菜,几人却是有了醉意。唯独张云浩和吴弘阳丝毫不受影响,李博说道:“别喝猛了,一会还有个班会呢。”但酒已下肚,就没有停的时候。众人正觥筹交错,只听“啪”的一声,一个酒瓶在他们脚下摔成碎片。一片寂静,别说张云浩,吴弘阳没醉,就是其他人酒也醒了一半,这个酒瓶——隔壁桌故意扔来的。

“小兔崽子,毛长齐了没有,别他妈打扰爷爷们喝酒,滚一边去。”一个赤.裸上身,龙头盘胸的人说道。

张云浩这边鸦雀无声,毕竟这不是大学生,而是混混,这两者,显然是有区别的。店里的老板赶紧出来打圆场:“鹏哥,犯不上与小辈生气,我敬你一杯。”说着,要将杯中酒饮尽。鹏哥却发话了:“看你的面子,赶紧把这群小b赶走,影响老子们吃饭。”说完,鹏哥那一桌人都笑了。

老板赶紧走到张云浩等人面前,低声说:“弟弟们,一看你们就是刚来的大学生,对面那波人是附近有名的小混混,你们惹不过,这样吧,这顿算哥哥我请你们的了,你们走吧。”

是可忍孰不可忍,都是有血有肉的男儿,岂能受此欺辱。张云浩暗中观察对方,这些人虽说看起来五大三粗,实则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体,真打起来,自己一个人或许就能解决。但此刻他却默不作声,想看看舍友的反应。老板的话刚说完,又一个酒瓶砸成了碎片,不过不是地上,而是砸在了鹏哥的脑袋上,出手的是吴弘阳。

随着玻璃的破碎声,各种声音砰然发出,真可谓是银瓶乍破水浆迸,铁骑突出刀枪鸣。不用二话,两拨人扭打在了一起。一胖子随手提起椅子就向张云浩挥来,张云浩淡淡一笑,一脚踢在胖子肚子上,胖子的椅子还没有挥出,就连人带椅子一起摔倒了桌子上,吴弘阳也是攻守有序,一看就是练家子。至于其他人,则完全是厮打在一起,抓头发,咬耳朵,真是千奇百怪。再看,李博独自躲在一张桌子后面,张云浩也不怒不愠,顺势又击倒几个混混,有张云浩和吴弘阳,局势不一会就呈现一边倒的趋势。众人虽有受伤,但也没有大碍。

鹏哥挣扎的从地上站起来,说道:“好小子,今天算是我吃了亏了,没想到你们还挺能打,不过老子告诉你们,这事没完,有本事亮出名号来。”

之见吴弘阳从裤子里掏出盒烟来,抛出一根叼在嘴上:“老子没有名号,老子叫吴弘阳,你有本事就继续找你吴爷来。”

那鹏哥盯着吴弘阳看了一会,拧着眉头说道:“小子,有种,等着。”说着摸着肚子,带着手下一溜烟的跑了。

众人正沉浸在胜利的快乐之中,张云浩心想:“看着样子这事还没完。”不过他也没有马上说出来,以免打破这欢闹的气氛,不过虽说张云浩不愿打破这气氛,可每一件快乐的故事背后都有一个拆台的人。

餐馆老板此时弱弱的问道:“这个损坏的东西是不是赔一下,当然饭钱我可是免了,我说我请你们吃饭就一定要请嘛。”说完,还摆出一副兄弟我豪爽的样子来。

众人看了看满地狼藉的餐馆,集体说了声:“草。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