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凡人当道>005 收拾鹏哥

005 收拾鹏哥

本书:凡人当道  |  字数:2951  |  更新时间:

最近几天的日子过得倒是清闲,军训,吃饭,睡觉,虽说生活上过的清闲,可张云浩,吴弘阳二人精神上却没放松。他们知道,鹏哥的事情一天不解决就多一天的麻烦。他们也没少打听鹏哥的消息,终于了解到这鹏哥就是附近村子上的一恶霸,带着同是村子里的些年轻人到处坑蒙拐骗,欺负百姓,而立之年却连正经的工作都没有,这样的人,也不知道是可恨还是可悲。同时他们也了解到,鹏哥现在也正在到处找他们,上次在厂子里鹏哥吃了大亏,不仅人没收拾了,还折进去几个兄弟,这件事让鹏哥在道上失了面子,鹏哥扬言只要让他找到张云浩等人,要把他们的脚筋都挑了。

一天晚上,吴弘阳将那天厂子里的事情讲了一遍。众人纷纷决议先下手为强,为了庆祝这历史性的一刻,吴弘阳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白酒,倒满8杯。吴弘阳说:“兄弟们,啥也不说了,干了。”众人一举而尽,每个人都感觉是豪情万丈。

在水房,张云浩单独叫住了吴弘阳。吴弘阳问道:“怎么了?”张云浩趴在水房窗台上说:“不合适。”吴弘阳一愣,问道:“什么不合适?”张云浩看了看吴弘阳说:“我们要收拾鹏哥是肯定的,但这件事情不能让舍友都知道,你懂么?”吴弘阳大大咧咧的说道:“云浩,都是兄弟,有什么不能说的,你要是这样,可显的不够意思了。”张云浩淡淡的说:“这里面,有几个是真心想去,还是迫于面子没办法的。再说,这次去是玩狠的,舍友里面有几个是能玩的。”吴弘阳却反问道:“可这事情是大家的,不是一个人惹出的事。”张云浩摇摇头往水房外面走去,回头说:“都说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可有的人只能一起享福,有的人只能一起吃苦,能一起吃苦享福的,少的可怜。”

不是张云浩不相信别人,只是这世态炎凉,这五年里,张云浩看的多了。亲兄弟都有为房反目成仇的,还能说什么呢?

期间,张云浩又私下里找过刘中兴,刘中兴这个人平时不爱多说话,可眼神却从没有迷茫过,张云浩一看就知道这是个有主见的人。按照张云浩的意思,收拾鹏哥这件事情能去的只有三个人,刘中兴,吴弘阳在加上自己。经过三人的商量,收拾鹏哥得找个晚上,而且这次去必然得见血。三人商量好日子,暗中准备了起来。

时间飞快,动手的日子到了。

夜色朦胧,张云浩刘中兴二人蹲在村口,张云浩看了看村名——幸福村。

不一会远处两个黑影闪了过来。只见吴弘阳背着个书包,旁边跟着的却是个看起来不大的少年。张云浩说道:“草,你tm带个小孩干啥?”吴弘阳还没说话,那小孩却说话了:“我不是小孩。”吴弘阳凑到张云浩耳边说:“他就是我原来和你说过,替咱们打探鹏哥动向的人。”张云浩心想你这是多不靠谱,只听吴弘阳又说道:“他家父母就是让鹏哥逼死的,这小子和他爷爷在一块生活,他说等他爷爷不在了,他就和鹏哥同归于尽。”张云浩仔细大量这个小孩,浑身脏兮兮的,眼里却是说不出的凶狠。张云浩拍拍小孩的脑袋,小孩却是一把推开了张云浩的胳膊,张云浩摇摇头,解下吴弘阳的书包,从里面拿出三把明晃晃的刀来。

“小子,你打探清楚没?”张云浩问。“他每天这个时候都来这个姐姐家,不知道在里面干什么,很晚才会走。”小孩说道。不用说,指定是鹏哥的姘头了。张云浩四人来到鹏哥回家时的必经之路,藏在一旁的草丛里。张云浩说道:“小孩,你回家去,别让你爷爷担心,这交给我们。”那小孩看了看张云浩,点了点头,顺着小路一溜烟跑了。

张云浩摸了摸手里的刀,问道:“怕不?”“怕个**。”吴弘阳说道。刘中兴也不说话,三人就这样静静等着。只能感受到轻抚的微风和叽喳的虫鸣。不知过了多久,只听见有人哼着小调向张云浩等人的方向走来。张云浩定睛看看,不是鹏哥还能是谁。张云浩悄声说道:“准备上。”三人都握了握手里的西瓜刀。

鹏哥此时走在回家的路上,刚和姘头大战了几回合,是心情舒爽,可一想到那几个小子,就让自己大为恼火,自己混这么久,竟然在阴沟里翻船,这让道上的弟兄怎么看。正在胡思乱想之际,鹏哥只觉脚下一绊,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上。扭过身一看,只见三把明晃晃的西瓜刀,再定睛一看,不就是刚才自己想找的人么。张云浩和刘中兴一把摁住鹏哥,鹏哥还想反抗,张云浩一刀砍在了鹏哥的胸上,鹏哥疼的大叫,张云浩立马堵上了鹏哥的嘴。张云浩道:“你不是要找我们么?我们这就来了,怎么样,爽不爽?”鹏哥知啦哇啦的乱叫,张云浩松开手,只听鹏哥咬牙说道:“草,爷爷想不到你们还敢来找我。”话音刚落刘中兴一刀砍在鹏哥的胳膊上,张云浩再次将鹏哥的嘴堵住。张云浩问道:“服不服。”说着拿开手,鹏哥道:“草你们妈的,有本事杀了我。”张云浩刚想说话,只见一把明晃晃的刀直向鹏哥的胸膛插来,鹏哥惊的说不出话来,混了这么长时间,鹏哥自然知道砍人和捅人的区别。砍人伤口看似又长又大,实则不会致命,都是皮外伤,而被刀捅的十个人里有九个都活不了。

完了,这下彻底交代了。刺服的痛感传来,鹏哥啊的叫了起来,可刺入感并没有持续,鹏哥再看,原来是一人握住了那人的手。张云浩死死的握住了吴弘阳的手,骂一了声,说着将吴弘阳推到一边。鹏哥此时是吓出了一身的白毛汗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他也明白人家这是真下死手,要是那人在慢一秒,自己就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。刘中兴道:“赶紧的,刚才那一声太大了,我怕有人来。”吴弘阳说道:“孙子,老子就留你一命,记住,老子叫吴弘阳,听说你要挑我们的脚筋,我看看是谁挑了谁。”张云浩刘中兴对视一眼,死死的压住鹏哥,吴弘阳转身对着鹏哥左脚一拉,顿时皮肉外翻,鲜血直流。

三人扔下鹏哥,转身就跑。留下躺在地上,双眼无神的鹏哥。

三人跑出很远,张云浩这才说道:“把刀装进书包里,一会扔到河里。”三人一路无语,来到河边,张云浩将书包来开,从河边捡了几个大石头装进去,这才拉上拉锁,用力扔到了河中心。“接下来怎么办?”吴弘阳问道。“明天去学校请一星期的架,请完就走,别在学校逗留,找个旅馆住下来,看看情况再说。”

张云浩仔细过了下今晚的过程,他有很大的把握肯定鹏哥不会报警。但毕竟什么时候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,张云浩深吸了一口气,说:“先找个旅馆吧。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