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凡人当道>037 能屈能伸

037 能屈能伸

本书:凡人当道  |  字数:2951  |  更新时间:

跟着峰子这小弟来到地方,远远就见围了许多人,峰子边往人群中走,边喊到:“二小,二小。”这二小正是峰子的弟弟,听到喊声,众人让出一条道,只见地上躺着的一人不是别人,正是峰子的弟弟二小,见到峰子来了,这二小挣扎着要爬起来,峰子赶紧扶起二小,问道:“校宁人呢?”

周围有人认出了峰子,说道:“峰哥,那人打了人就走了,说什么要是有人不服气,就到朱雀堂去找他。”峰子一听,这话明显是给自己留的啊,张云浩是本地人,自然听说过这朱雀堂,这朱雀堂的老大原来就是靠收保护费发家的,后来有了些资金,开始放高利贷,这手下也聚集了一大帮子人,堪称是本市最大的团伙。

听到这话,东子喃喃的说道:“朱雀堂。”

峰子听完后,也是一愣。最后缓缓的说道:“先把二小送到医院看看,其他的事情,以后再说吧。”三人听完后也不再说什么。二小的伤势不重,都是些皮外伤,简单的包扎了一下,五人连同刚才报信的那个小弟,一行六人又来到了康宁汽修店。

东子问道:“这事情你想怎么办?”

峰子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,给六人每人发了一根,自己就地在炉火上点着,吸了一口,说道:“能怎么办,我说校宁这小子怎么越来越猖狂了,原来靠了个朱雀堂,要是单说校宁这小子,我也不放在眼里,可现在……”峰子摇了摇头,沉默不语。

“那我这仇就不报了。”二小说道。这二小并不是峰子的亲弟弟,而是他的邻居,这二小从小爹妈就去世了,和奶奶相依为命,这峰子又经常去他家玩,久而久之,这奶奶就认了峰子为干孙子,两人从小一块长大,感情堪比亲兄弟,听到哥哥这么说,所以他忍不住问道。

这时静悄悄的,张云浩也知道,那朱雀堂不是好惹的,现在大家都成年了,况且康宁和东子都有正式工作,有些事情不是意气用事就能解决了的。这二小现如今才十五六岁,正值懵懂冲动的时候,张云浩怕他做出什么傻事来,于是说道:“这个仇得报,但不是现在。”

二小点了点头没有说话。

本来应该是兄弟在一起很开心的时候,却因为这件事,让大家也没有了心情。

第二天下午。

张云浩正和徐一曼通完话,原来这姑娘出国旅游刚回来,张云浩还奇怪她怎么好久都没动静,原来是出国玩去了。张云浩刚想窝在床上看电视,突然接到了东子的电话:“喂,云浩么?出大事了,赶紧来汽修厂一趟。”听东子的口气十分焦急,张云浩也不敢磨蹭,跨上摩托车来往汽修厂开去,这家伙比汽车快多了,一路上交警见了都没敢拦,生怕因公殉职了。

来到汽修厂,只见卷闸门紧闭,张云浩敲了敲门。里面有人说道:“今天不开门。”张张云浩听到是康宁的声音,张云浩说道:“是我,云浩。”卷闸门这才开了个小缝,张云浩钻进去,见地上血迹点点。来到里屋,只见二小满衣服都是血。

张云浩心里一惊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二小似乎没听到张云浩的话,低着头没有说话。就在这时,卷闸门又开了,峰子走了进来,二话不说一巴掌打在二小的脸上,说道:“你小子怎么就这么不听话,你知道你杀的是谁么?”说到这,峰子竟然哭了起来,近二百斤的大汉,哭的是悲怆至极。

峰子边哭边说:“你tm把朱雀堂的老大杀了,你就是有几条命,老子都救不了你了。”张云浩听到这,这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肯定是这小子想报仇,一气之下竟然把朱雀堂的老大杀了。张云浩知道,要是这小子让朱雀堂的逮住,基本上就没活路了。

二小也回过神来,说道:“杀就杀了,大不了我去抵命。”张云浩深知现在不是什么儿女情长的时候,一把将二小的外衣扯了下来,说道:“马上跟我走。”峰子点了点头。其实康宁和东子叫张云浩来的目的,也是赶紧把二小带走,走的越远越好,他俩都是有家有业的人,不能离开,至于峰子,张云浩早已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和峰子狠狠的拥抱了一下,张云浩的眼泪就忍不住的流了出来。

张云浩拉着二小钻出卷闸门,又跨上了摩托车,带上二小,是一路开往火车站。来到售票窗口,张云浩问道:“到榆城最近的车次是什么时间。”售票员查了查,说道:“得半个小时候。”张云浩沉思了一会,抬头看了看,说道:“去扬州,最近的车次。”售票员说道:“五分钟后发车。”张云浩想也没想,买了两张火车票钻进了候车室。

不到几分钟,列车开动。

张云浩望着车窗外闪过的景物,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。

列车刚开一会,火车站里就涌进了一大帮人,他们也不买票,就在火车站,候车室乱晃,过了好久,又聚在了一起,一人说道:“找到没。”其余人都摇了摇头,那人又说道:“给我好好找,看仔细了,那个人大概一米七五,模样是个高中生,衣服,嗯,穿着蓝色牛仔裤,好好找。”众人答应一声,又散开了。

这人描述的人,就是已经被张云浩带上火车的二小。

张云浩将二小带进厕所,什么也没说,一巴掌就摔在了他的脸上。二小捂着脸一句话也不说,张云浩骂道:“你tm疯了么?你知不知道,只要你一回去,立刻就会死无葬身之地。”二小却是瞪着眼睛说道:“我不怕。”张云浩恨不得把二小扔到车外,说道:“你不怕,你想过你哥没有。”

二小说道:“我哥年纪大了,怕事了,这次我自己去。”说完,二小把头转了过去。

张云浩仿佛想起了自己当年也是这样,看似热血,其实是幼稚。张云浩叹口气,平静的问道:“你就没想过你奶奶?”

二小听到这,脸上倔强的表情终于露出了伤悲,这二小从小就和奶奶相依为命,他怎能不想,怎能不念。他缓缓的说道:“我当时没想那么多。”

张云浩走出了厕所,二小跟在张云浩的后面。

张云浩把头埋在膝盖间,他想起了过去,自己是这四人里最小的一个,当时自己长的瘦弱,每每都被人欺负,峰子知道以后,每次都是第一个冲上去替自己报仇。每次看到峰子胖胖的脸被揍的鼻青脸肿的时候,张云浩就哈哈大笑,峰子就会说,你小子,长的屁点大都敢到处惹事,每回都得老子给你解决。

张云浩想到,当时的自己,和现在的二小一样大。也正是想到了这里,张云浩也没有再教训二小的心情了,反而是回到座位,默默的掉起了眼泪。

张云浩和峰子关系最好。

他知道,这次,可能是见峰子的最后一面了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