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凡人当道>038 噩耗传来

038 噩耗传来

本书:凡人当道  |  字数:3016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再次坐上开往榆城的列车,已经是第二天了。

张云浩只能将二小带回ktv,再另作打算了。这回走的匆忙,张云浩给家里打了个电话,说自己在康宁家住几天,晚些再回去。看着身旁一言不发的二小,张云浩摇摇头。张云浩拿着手机发呆,想给东子等人打个电话,却又犹豫了起来。

来到榆城,张云浩便马不停蹄的赶往ktv。刚来到门口,就见李立国的一个战友正在门外值班,见到张云浩,喊道:“老板你回来了啊。”一向平易近人的张云浩也没有心情和他打招呼了,李立国这战友也发觉张云浩不对劲,也不再说话。张云浩推门进去,直接来到三楼办公室,推门进去,只见刘中兴,吴弘阳,李立国都在里面。

吴弘阳刚想骂人,心想那个王八犊子不敲门就敢往进闯。一看是张云浩,顿时是面露喜色,说道:“假期才过一半,你就回来了啊。”李立国刚想说话,刘中兴却问道:“云浩,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。”他看出张云浩来势冲冲,脸色不对,如果没有事情的话,张云浩好歹也会给自己或者弘阳打个电话,不至于这样匆忙。

张云浩把二小拉到身边,说道:“给他安排个住处,我现在得马上回去。”

吴弘阳说道:“云浩,发生什么事情了?用不用我叫兄弟们一起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张云浩说道:“我走了,有事情会给你们打电话的。”

众人点点头。

这边众人正仔细打量着二小,那边,张云浩却又坐上了回乡的列车。这回张云浩可没有看家乡变化的心情了,一下火车,就给东子打了个电话,这个电话,张云浩早就想打了,可他还是觉的自己必须回来一趟。拨通了电话,东子问道:“云浩啊,你和二小怎么样。”张云浩说道:“二小没事,现在我回来了,你们在哪。”

东子说道:“哦,没什么,我们在二小家,你们没事就好,这样吧,你先回家,过几天我们去找你。”这东子的话说的平静,可张云浩还是从里面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,张云浩说道:“这样,我现在就去二小家。”东子说道:“你这刚回来,就别来回跑了。”张云浩知道东子有事情瞒着自己,也不多说,挂断了电话,打车前往二小家。

来到二小所在的小区,张云浩便看到楼宇门下摆放着不少的花圈。张云浩心里一惊,匆匆往楼上跑去。敲开二小家的门,东子脸色尴尬的说道:“你来了啊。”刚开门,张云浩就听到了二小奶奶声嘶力竭的哭声。张云浩跨步进门,一看到峰子的遗像,就瘫坐在了地上。

康宁正在扶着二小奶奶,听到门口的动静,回头便看到张云浩坐在地上,眼泪也是顺着眼眶流了出来。早在张云浩和峰子告别的时候,张云浩就隐约的意识到,自己可能是最后一面见他了。可张云浩心里还是抱有一丝希望,他相信吉人自有天相,他相信峰子不会死,可是,一切都是自欺欺人罢了。

张云浩就这样跌坐在地上,既没有哭泣,也没有说话,就这样盯着峰子的黑白照片。东子也坐了下来,抱着张云浩一语不发,除了二小奶奶的哭声外,再无他声。

二小奶奶哭累了,趴在遗像边睡着了,东子和康宁将她扶到里屋的床上。张云浩却就这样呆坐了一夜,期间东子对着张云浩说道:“云浩,吃点东西吧。”张云浩没有动静,东子又说道:“喝点水吧。”张云浩依旧不说话。来回好几次,东子有些生气的说道:“张云浩,你tm能说个话不,看你tm的样子,峰子他在天上,他愿意看到你这样么?”张云浩却还是不说话。

康宁拍了拍东子的肩膀,小声说道:“他会没事的,从小,他就比我们懂的多,他和峰子的感情最好,让他一个人呆着吧。”东子叹口气,不说什么了。没错,东子说的话固然是为张云浩好,可又何必在人最接受不了的时候说呢。

下葬的时候,张云浩并没有去。他了解到,峰子是让乱刀砍死的。他实在不忍心看到峰子的那般模样。夜深人静,峰子下葬的地方空无一人,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传来,远处走来的那人,正是张云浩。张云浩面对着墓碑坐了下来。从怀中掏出一瓶二锅头,洒在墓碑前,却是笑着说道:“你从小就爱喝这个,记得有一次,你偷喝康宁爸爸的二锅头,喝多了,趴在床上就说自己在游泳,后来让康宁的爸爸一顿胖揍。你记不记得。”

他又说道:“你后来跟我们说,你长大了就开一间小卖铺,什么都不卖,就卖二锅头,没事的时候,自己还能喝几口。哈哈,现在想想真是好笑啊。”说着张云浩哈哈大笑起来,笑着笑着,却是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:“你现在就tm这样走了,你走的倒是轻快……可老子,可老子,还没和你大喝三百杯呢……”

万籁俱寂的夜里,只能听到张云浩无尽的哭泣,月亮在头顶若隐若现,将整个大地铺满银霜。远处,东子和康宁看着痛哭的张云浩,四人亲如手足,这二人,也忍不住流下泪水。康宁说道:“走吧,发泄完也就好了,我就说这小子不会有事情的。”东子却是狠狠的说道:“这个仇,老子不报,誓不为人。”

从坟地回到汽修厂的时候,大约是凌晨,东子和康宁二人并没有说。二人见张云浩回来,问道:“痛快了。”张云浩点点头,说道:“把事情的经过讲讲吧。”东子点了点头,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——

这边张云浩和二小刚走,那边就已经乱了套,朱雀堂的人誓死也要找到二小,将其碎尸万段。校宁知道这二小是要报复自己,却不知为何杀了朱雀堂的老大,他怕这件事情暴露,朱雀堂的人怪罪到自己的身上,带人堵住峰子,乱刀砍死。

其实峰子早就知道,朱雀堂的人迟早会查到自己是二小的哥哥,而且是道上的人。他要保住二小,自己就非死不可,祸不及家人,只要他死了,朱雀堂的人也不至于向二小的奶奶动手。峰子在道上混的时间不短,知道这朱雀堂的人也不是铁板一块,有些人早盼着老大能死。但是表面上却是一个个义愤填膺要找到凶手,至于是不是真的凶手,上面的人才不会管。

只要自己当了这替罪羊,这朱雀堂也不会为难其他人了。正是知道这一点,峰子才故意让校宁堵住,校宁也是人精,明白峰子这是一命换一命,也不手软,当即砍死峰子,向上面讨赏去了。

东子熄灭手中的烟,眼睛发红的说道:“峰子是自己去送死的啊。”

三人久久的沉默。张云浩使劲握着拳头,任凭指甲嵌在手掌心上,不一会,竟是流下了鲜血。他咬着牙说道:“校宁必须死,朱雀堂,也必须灭亡。”东子和康宁看着张云浩,心里也是涌上一股热血,可有二小的前车之鉴,康宁缓缓的说道:“云浩,别冲动啊。”

张云浩点点头,说道:“我不会做傻事,可迟早有一天,那些人都得给峰子陪葬。”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