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凡人当道>048 老头往事

048 老头往事

本书:凡人当道  |  字数:2941  |  更新时间:

第二天六点钟,起床号响了起来。众犯人都被叫了起来,张云浩正在叠被子,撇头看到平爷一下床,就有许多人围在了他的左右,有给其叠被子的,有给穿鞋的,简直就是监狱里的土皇帝。接下来就是等狱警开门,众犯人要排队去洗簌,上厕所,然后在回监室吃饭。

狱警一开门,平爷就在几个人的搀扶下走了出去,临出门前,平爷对着狱警一点头,说道:“宽哥。”那狱警点点头说道:“嗯,记得抽烟要在厕所里,别太张扬了。”看来这狱警和平爷也是相互勾结,摇了摇头,张云浩跟在后面走了出去。

来到厕所,狱警便在门外等候。等到全部犯人都走进厕所,平爷一挥手,后面的一个小个子把门一拉,将厕所门关上了,平爷走到厕所的最后一格,在水箱上掏了半天,收回手来,手中却是攥着一盒香烟。平爷打开看了看,里面大概还有十来根。

“靠,这烟又快没了。”平爷一边自言自语,一边掏出了几根,一根叼在了自己的嘴里,将其余几根分给了身边的几人,看了这几个人的地位不低,可能是平爷的左膀右臂。平爷又在窗户的铁栏后面掏出了一个打火机,将烟点上,平爷大口抽了起来,样子十分享受。

其余几个人也都抽了起来,一时间厕所云雾缭绕。而没有分到烟的,则是眼巴巴的看着抽烟的几人,看样子是想抽到了极点。张云浩虽说也抽烟,但明显能克制住自己。周围人中,有一人露出黄黄的大板牙,一看就是老烟民了,他说道:“平爷,平爷,我来到这里,好久没抽过烟了,你看,能不能给我一根,今天的工作我多做一些。”

平爷斜着眼睛看了看这人,却是没有说话。这人又说道:“平爷,一根不行,半根也行啊,我把今天的伙食都让给平爷你啊。”张云浩有些纳闷这家伙说的是什么意思,不过他也没多想,就站在人群的外围,静静的看着。

“**,你tm算个jb啊,给你抽烟,你吃屎去吧你,知不知道现在的烟过难搞。”平爷没有说话,平爷旁边的一人说道。“刘哥,我实在是旱的不行了啊,你就给我抽一开口吧,哥哥。”

“滚,少在这里叫唤。”这刘哥一脚将此人踹开,那人被踹倒在地,却是抱着刘哥的腿央求给抽一口烟。这时平爷终于忍不住了,骂道:“滚,少在这里麻烦,你要不想出什么事情,就给老子消停着呆着。”那人闻言,突然浑身一颤抖,想起了平爷的手段,不抽烟确实难受,但活命要紧。想到这里,那人慢慢的放开了刘哥的腿,缓缓的站了起来,退到一边去了。

平爷冷哼了一声,说道:“想抽烟的,好好跟着你平爷,到时候都有。”平爷说完,赢得了周围的一片欢呼,阿谀奉承之声不断,听的张云浩直起鸡皮疙瘩。众人安静下来,这平爷又说道:“昨天新来的那个小鬼,给我过来。”张云浩知道是叫自己,但还未动,昨天那个帮助自己的收拾床铺的老头倒是小声的对张云浩说道:“你小心点,平爷有什么要求你答应了就是。”

张云浩看了一眼老头,老头像是生怕张云浩做出什么过火的举动,又嘱咐道:“你小心点。”

点点头,张云浩走了出去。

平爷再次吸了一口烟,看着青烟缕缕升起,这才说道:“张什么,云浩是吧。”

张云浩点了点头。

“嗯,记住,把今天的饭留下。”平爷说道。

“为什么?”张云浩问道。

“靠,哪来有什么为什么,你tm哪来的那么多的问题,让你留下就留下。”平爷没有说话,倒是旁边的刘哥说道。

不等张云浩说话,旁边的哪老头说话了:“刘哥,刘哥,这新来的家伙不懂事,我给他讲讲咱们的规矩,好让他明白明白。”“呦,老王头,你要是天天都能这样,也不至于总被别人欺负了,老子今天教你一句话,要想不被别人欺负,就得去欺负别人,明白了没。”

“刘哥说的对,说的好。”老王头赶紧说道。“去吧,带那小子到后面讲清楚。”刘哥摆摆手说道。

老王头将张云浩拉到一边,说道:“小子,不是告诉过你了么?怎么还想动手啊。”张云浩心里一惊,自己刚才确实想动手,但这老头是怎么看出来的?老王头像是看出了张云浩心里的疑惑,苦笑着说道:“我活了这么大岁数,看什么都很准了。”

张云浩点了点头,这老王头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神色,转眼便消失不见。他说道:“小子,你应该知道,这食堂里的饭都很难吃。”张云浩对此深以为然,自己学校食堂里的饭就不怎么样。老王头又说道:“咱们这监狱里的饭更是难吃,没有一点油水,都是水煮白菜这类,只有刚来的新人,会适当的加些荤菜。”

说着,老王头偷偷的看了平爷一眼,然后说道:“昨天跪下的那些人,都是不愿意把配餐留给平爷和他的手下的一些新人,如果你不想想那些人一样跪着,我劝你还是留下那些吃的吧,你也年轻,少吃几年肉没什么的。对了,你是为什么进来的,判了几年啊。”

其实张云浩并不认为自己会呆很久,除了校长,还有刘中兴吴弘阳,徐一曼,张云浩知道他们肯定在外面努力,要把自己捞出去,毕竟自己的这件事情本就是可大可小。

“伤人,不知道要被判几年。”张云浩说道:“你呢?”

老王头闻言摇了摇头,苦笑着说道:“说起来你可能不相信,我杀人了。”张云浩看着这个老头慈眉善目的,想不通他为什么会杀人。老王头说道:“呵呵,因为我儿媳妇,她在外面背着我儿子有了男人,我儿子去理论,结果对方仗着有钱有势,将我儿子打了一顿。”

叹了口气,老王头又说道:“我儿子被打断了腿,医生说好了以后也会跛,我去要医药费,对方却不答应。我一怒之下,拿了把菜刀,在那人回家的路上,一刀把那小子宰了,说实话,我平时连个鸡都不敢杀,没想到却杀人了,我也没有想电视上演的那样,不知所措,我当时很清醒。我去吃了个早饭,然后去洗了澡,最后,我就提着那把菜刀到警察局自首了,只是可怜我那儿子了。”

这件事情到底谁对谁错,张云浩不想去说明白,可张云浩知道,这老王头绝不是个坏人。

“唉,来到这监狱,我是更看透了,其实,我那儿媳妇跑了也未必就是见坏事,个人有个人的命,一些事情不能强求不是么?”老王头说道,“忍耐吧,不都是为了有出去的那一天么?我不知道我这辈子有没有机会出去了,你出去以后,千万别在犯事了,能自由的活着,比什么都好。”

“走吧,平爷等久了,又该打人了。”

张云浩看着老王头的背影,不知道说什么好,只能默默的跟在其后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