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凡人当道>056 最后一夜

056 最后一夜

本书:凡人当道  |  字数:2917  |  更新时间:

“不会在这里吧,这里都废弃多久了,听说这些地方都怪阴森的,我看还是别去了吧。”一个小弟说道。另一个小弟也点点头说道:“我觉的也是,还是赶紧去别的地方走走吧。”

他们走之后,土坡后站起一个人来,正是李立国的战友,他也暗自捏了一把汗,明天就是反击的日子,如果被这两个小弟发现,吕梦涛一定会有防备,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,他拨通了手机,不一会,工厂的大门开了,从里面驶出不少的卡车,往上看去,每辆卡车后面都站了不少的人。

刘中兴说道:“云浩,情况都打探清楚了,明天,吕梦涛就在赵军的夜总会摆宴,到时候,他所有的小弟都会去,其中就包括我们潜伏的兄弟们,这么长时间,他们也有了不小的进展,不能说完全策反,但是策反一部分也是可以的,我现在怕的是背叛我们的那些头目,吕梦涛的人,再加上他们,你那么我们胜利的几率就很小了。”

张云浩嗯了一声,想了想,然后说道:“中兴,你说的对,但是只要我们能打他们个措手不及,其他人便不会轻举妄动,他们都是些墙头草,我现在考虑的是城东对吕梦涛的支持到了什么地步,要是他们出手,我们可就真完了。对了,绍林和郑轩他们去了么?”

“我安排好了,他们已经在城里等着了。”刘中兴说道。

“明天,就是一场赌局啊,输的人,下场只有死。”张云浩看着发动的这几辆大卡车,叹口气说道。刘中兴沉默了一会,指着忙碌的吴弘阳说道:“最后还是我们三个。”张云浩想起三个人月光下收拾鹏哥的情景,微微有些动容,这件事情就发生半年前,但张云浩觉得,一切都是那么的远。

车子发动,一路开到了城里,为了防止被发现,绍林郑轩把众人都分散安排在众旅馆里。

时间不知不觉来到了晚上。

张云浩站在房间里,看着窗外满天的繁星,不知道思索着什么。拿出手机,拨通了家里的电话:“妈,干什么呢。”“云浩啊,我正做饭呢,你奶奶老想你了,你下次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一句很平实的话,张云浩听到,却是眼眶湿了。“嗯,妈,不着急,我有空就回去看你们。”张云浩说道。

“儿子啊,你在那边好么?吃的怎么样?喝的怎么样?……”张云浩的妈妈一顿询问,张云浩一一回答,奶奶接过电话,说道:“云浩啊,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,好好学习……”

挂断了电话,张云浩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,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不是死亡,而是明知有所牵挂,却不得不去赌一把,或生,或死。张云浩此刻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当初什么都不是,但是鹏哥却并没有找自己报仇,人生值得牵挂的事情太多了,鹏哥正是看透了这一点。

揉了揉眼睛,张云浩又给徐一曼打了个电话,结果是关机,张云浩没有办法的摇了摇头,想到了这个满嘴脏话,却内心柔软的女子,张云浩不知道对她是什么想法,说实话,如果说谁最了解张云浩,那人不是安然,而是徐一曼,也不知道她去哪里里,张云浩叹口气,心想,如果有缘再见吧。

接着,张云浩给凌雅静,肖云儿都打了电话,肖云儿知道张云浩进了监狱,不知道张云浩已经出来了,电话里满是关切,说立马来找张云浩,张云浩只好说自己不在本地,肖云儿才罢休,说如果张云浩来到榆城,第一时间就去看他,张云浩只好答应。

凌雅静正在外面打工,接到张云浩的电话,言语间满是兴奋,先是感激自己给凌父的钱,又说凌天宝现在变的很听话了,再也不向家里要钱,寒假还出去打工了,凌父的病也变好了很多,全家人都很幸福。听到这里,张云浩欣慰的笑了,每个家里,每个人都有不幸的时候,都有伤心难过的时候,经历过后,不也很美好么。

一一打过电话之后,张云浩对着安然的号码发起了呆。自己很久没主动给安然打过电话了,而安然,也很久不给自己打电话了。

犹豫了几番,张云浩还是放下了手机。

这时,有人敲门,张云浩仔细听了一会,三长三短,是自己人。打开门一看,是刘中兴和吴弘阳。张云浩看到,刘中兴手里提着几罐啤酒。两人进屋,三人坐了下来,很有默契的,一人开了一罐啤酒,喝完一罐,三人随意的将啤酒罐扔到底下,中间都没有说话,三人明白,成者诸侯败者寇,明天,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兄弟,一个眼神足以,不用说太多废话。

三人就这样坐着,突然有人敲门,三人立刻机警起来,听到是自己人,这才放下心来,将门打开,一个小弟站在门外,是吴弘阳的手下的一个头目,张云浩隐约见过几面。

刘中兴存满警戒的问道:“你是谁?来这干什么?”

“小郭,你不去准备,来这里干什么。”吴弘阳也说道。

小郭竟然跪了下来,说道:“阳哥,我刚接到电话,我爸爸的心脏病犯了,现在正在医院抢救,必须马上做手术,医生说如果不交够二十万,就不给做手术,家里就只能看着我爸爸去死啊。”小郭说着哭了起来:“我家里,就是砸锅卖铁也凑不到这么多,我没办法,只能来找阳哥你了。”

刘中兴有些生气的说道:“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么,还来烦我们,出去。”

“兴哥,我也是没办法啊。”小郭满脸眼泪的说道。

“你先回去吧……”刘中兴说道一半,张云浩说道:“小郭,你家里有其他人么?”小郭说道:“云哥,我家里还有个妹妹,上初中。”张云浩的姥爷生病时,张云浩也曾到处去借钱,这种没钱治病,只能看着亲人受罪的感觉,他懂。

“小郭,这里有张卡,里面大概有五十万。”张云浩说道。

“云哥,这……”刘中兴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这是我自己的钱,中兴,我信任他就像我信任你一样,兄弟家里有难,当大哥的必须得照顾啊,小郭,记得,无论什么时候,孝顺父母。好了,密码是六个六,你去吧,我们还有些事情要商量。”

“多谢云哥,我……”小郭不知道说什么好,感激的看着张云浩,转身跑了出去。刘中兴还想说什么,张云浩摆摆手,示意不要在说这件事情了。

小郭跑到外面,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,自己找亲戚借了半天没借到钱,却没想到向自己的大哥借到了。其实,来找张云浩,是小郭最后的办法了,他也知道,现在城北到了关键时刻,不是张云浩胜,就是吴梦涛胜。如果张云浩不借自己钱的话,他,或许就会向吕梦涛告密。

现在他知道了,就是拼上自己的性命,也不能让张云浩出事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