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凡人当道>086 云浩被抓

086 云浩被抓

本书:凡人当道  |  字数:3141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张云浩不动神色的说道:“什么是天网!”

那名杰斯却是久久的不说话,张云浩匕首轻轻的指在了名杰斯的腰上,淡淡的说道:“我在问你一遍,什么是天网!”

然而,名杰斯还没有说话,张云浩只感觉脖子上一痛,张云浩下意识的去抹,只觉的头晕目眩,完了,中招了,张云浩知道大事不好,右手的匕首猛的刺了出去,也不知道刺中没有,张云浩的意识便慢慢的模糊了下来,接着,便倒在地上,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了。

刚才和名杰斯说话的那人却是一脸严肃的说道:“名杰斯,你怎么会让对方挟持呢?要不是你给我眼色,我差点就被他骗了,还真以为是你带回来的“猎物”呢。”

名杰斯摆摆手说道:“这小子有两下子,可能跟踪我好久了,我触不及防,被这小子逮了个正着。不过,程伟,我看这小子心有点软啊,这样真的可以成为我们的一员么?要是我,面对这样的未知,我可不会不顾一切来到这里。”

程伟却是说道:“或许吧,不过我挺看好他的,把他带走吧,现在天网已经开启,去吧,这些队员就像是小老鼠一样了,不会逃出我们的手掌心了,不过啊,也不能大意,万一出现意外就不好了,虽说每年都会发生,但是,能避免就避免吧。否则,等狼头回来,还不知道要说我们什么呢。”

一盆凉水浇在了张云浩的头上,张云浩猛地被惊醒,抬起头来,才发现这次是自己被捆在了一座看似是审讯室的房间里,只见自己已经被剥去了上衣。对面,是一个黑人,黑人说道:“中国人?日本人?还是?”

张云浩看了看那黑人,没有回答,却是反问道:“这是什么地方?你是谁?”

那黑人却是丝毫不给张云浩反驳的机会,一鞭子便抽到了张云浩的身上,只见他捏着鞭子,不耐烦的说道:“现在,是我问你,不是你问我,给我好好回答,否则,要你好看!我在问你一边,你到底是哪国人?中国人,还是日本人!”

这一鞭子,力道极大,张云浩疼的龇牙咧嘴,他说道:“我是日本人!”张云浩知道,对方不会给自己有反问的机会,既然对方如此纠结这个问题,张云浩便胡乱回答一个,扰乱对方的思绪。只见那黑人听后,明显的一愣,不过旋即便消失不见,虽然这黑人的表情是一闪而过,但是,张云浩还是看到了,那样子,就像是出乎意料似得,张云浩的眉头皱了起来!

又是一鞭子抽了上去,张云浩疼的大叫起来,那人却是说道:“想骗我,没门,你们的人已经和我说了,你们是从中国来的!告诉你,你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,我现在来问你,只不过是确定一下,你要是耍花样,我会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此!”

张云浩心里是怀疑大于相信,如果对方真的知道的话,就不会问这些细小的问题了,而是会深入询问,这个样子,不是例行公事,就是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来历!张云浩决定,继续和这个黑人玩太极!

“饶命啊!”张云浩故意喊的很大声:“我真的没有骗你啊,我的家乡就在东进的琦玉县,门牌号是10号,对面有一家很棒的酒馆!我家里还有个美丽的妻子!”

一口气说完,张云浩说的真挚无比。那黑人看了看张云浩,不知道脸上是什么表情。他淡淡的说道:“可是,据你的队员所讲,他是要去参加特种兵的选拔啊,恰巧被我们击落了啊,到底,你们谁说的是假话啊!”那黑人扬了扬手上的鞭子,说道:“除了这个,我还有其他手段哦!”

张云浩心里却是一惊,对方竟然了解到了这个程度,难道,先前被抓住的那队友真的全部交代了?不会吧,这才多长时间,如果是这样的话,自己费这么大的周折进来,还有什么意义,但是,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张云浩当务之急是先保命,然后在想办法逃出去!

想到这里,张云浩心里有了计策,却是用日语说道:“你好,再见!”

那黑人没想到张云浩会来这一套,他虽然不懂日语,但是还是能勉强听出来是日语的发音,只是,这小子不是从中国来的么?难道他还会日语?张云浩看到黑人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,心里便松了一口气,看来对方不懂日语,否则,就自己的这句话,马上就暴露了。

这黑人却是说道:“好了,你们中国人有句话,不到黄河不死心,我看你是不想说实话了!”说着,一鞭子又抽了上去,这次,黑人不在给张云浩说话的机会,一鞭子接着一鞭子抽了上去,不一会,张云浩的身上便道道血痕,鲜血从皮肤后渗了出来,张云浩只感觉自己身上是火辣辣的疼痛!

黑人笑着从地上拿起一个瓶子,哈哈大笑说道:“小子,给你个好东西,看看这是什么!”说着,黑人打开了瓶子的盖子,一股气味散发出来,张云浩立马便明白了——酒精!

“你小子,如果再不交代的话,我就让你爽一爽!”黑人晃动着手里的瓶子说道。

张云浩不明白,只听那个队员的一面之词,为什么这个黑人如此的断定自己是中国人,张云浩闭上眼睛,仔细的回想,大家走的时候,身上并没有什么能证明自己国籍的东西,确切的说,是已经被收走了!就连用的武器,也是国际上通用的美国货。

想想,自己坠落的飞机,也并没有表明中国的东西。

对了,飞机!张云浩此刻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!飞机,这么久,他并没有听到飞机坠落的声音,如果飞机坠落,那爆炸的声音应该会传到很远以外的地方,就算是自己离的远,也不至于一点动静也听不到啊,难道说?

黑人见张云浩闭起了眼睛,又是一鞭子打了上来,他说道:“看样子,你小子是不想说实话了!好吧,我就让你尝尝伤口上洒酒精的滋味!”

伤口上洒酒精,和伤口上撒盐是一个效果,那种刺痛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。果然,酒精一撒到张云浩的身上,张云浩便疼痛的扭动起来,那种刺痛感,张云浩不知道该如何形容,就像是无数人在拿针刺自己似得,有好像是有无数的蚂蚁在自己的身上噬咬,黑人却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似得,继续往张云浩的身上洒酒精,似乎每到伤口都不放过!

张云浩突然看到了被黑人放在一旁的鞭子,那鞭子除了有血迹之外,却集会看不到那里有污物,那分明是一条崭新的鞭子,对待一个犯人?有必要去换一条新鞭子么?张云浩的脑袋里忽然闪过了一系列的情景。

——没有动静的直升机,天网,今年提前了,以及黑人一直在意自己的国籍。

这一系列的事情在张云浩的脑袋里闪过,一直困扰张云浩的一个问题,张云浩却感觉自己突然明白了,这个基地,很古怪啊。

酒精,除了能让自己痛苦,还能干什么?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