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凡人当道>120 这是遗书

120 这是遗书

本书:凡人当道  |  字数:2861  |  更新时间:

三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,张云浩和众人在这里学到了很多的东西,例如如何用几张扑克牌做成一个手榴弹等等。这天,众人被集中到前面的空地上。

雷鸣一声不发的来到了众人面前,看着众人好久,这才扬了扬手中的纸,说道:“今天,大家就算是完成了所有的训练课程,我很欣慰,你们都通过了考试,但这并不意味着,你们已经是狼牙特训基地的一员,看到我手上的东西没有,或许你们有疑问,这是什么东西啊,我不幸的告诉大家,这是遗书。”

众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知道雷鸣是什么意思。

顿了顿,他继续说道:“没错,就是遗书。是你们的前辈的遗书。”他晃了晃手中的遗书,厚厚的一叠,在微风中轻轻的摇晃。“这些写遗书的人,都是最后没有回来的人!”雷鸣一语惊人的说道。众人看着这厚厚一叠的遗书,那是一天天的人命。

“今天,算是你们毕业,但也是新的开始,按照这里的规定,最后的考验,是把你们送到战场,去感受战场的真实,而不是在这里,拿具模型,拿个尸体练习,你们将面对的,是活生生的人,是有行动,有智慧,一个个鲜活的敌人。”

“从你们来到这里的一刻,你们就应该知道,这是什么地方,你们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事情,最后说一句,现在,你们要退出还来得及。”雷鸣扬了扬手里的遗书,然后说道:“到你们只剩下这一张薄纸的时候,什么都晚了,我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去考虑,记着,这不是儿戏。”

“给他们发下去。”雷鸣一挥手,周围的几个人将一张张纸发到了众人的手里。

很快,每人手上都发了几张纸和一支笔。众人解散,张云浩来到了后院,一个人坐在了墙角。张云浩回想自己的从前,杀人,对自己来说,好像已经算不上是什么事情了,他拿着笔,盯着那洁白无瑕的纸张,却迟迟下不了笔,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好,他知道,自己是不能回头的,如果自己中途退出了,是对孙局长,是对自己承诺的缺失。

可是该写什么呢?

张云浩索性躺在地上,嘴里叼了一根杂草,闭上眼睛,思考起来。

“你怎么在这?”俏皮的声音传来,张云浩睁开眼睛,发现是孙壮英,张云浩没有说话,拍了拍身边的土地,孙壮英也不说什么,坐到了张云浩的身边,张云浩问道:“怎么,你也来这里了?”孙壮英说道:“这里一直都是我的领地好不好,是被你占领了。”

孙壮英的反击让张云浩微微的一笑,孙壮英说道:“怎么?心情不好?”张云浩点点头,说道:“其实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但是,手里拿到的时候,还是有些……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。倒是我想问你,为什么一直坚持,到这来来,这里,实在是不适合女人。”

“这里也不适合小孩。”孙壮英说道。

“你说我是小孩?”张云浩说道。

孙壮英回头看了看张云浩,这才淡淡的说道:“我以前有和你说过么?我看不透你。”

“好像说过”张云浩说道。

孙壮英也躺了下来,说道:“第一次见你的时候,你就是个普通的大学生,抽烟,喝酒,打架,和其他人没有什么区别,或许你打架比较厉害,但是,我再见你的时候,你开着豪车,之后有一段时间,我悄悄的查你,你可别怪我啊,我查到,你是城北的底下老大,你是祥云集团背后的老板。”

张云浩没想到孙壮英之前查过自己,要不是自己弃暗投明,说不定自己早栽在这丫头的手上了。张云浩笑着说道:“没想到吧。”

孙壮英说道:“的确没想到,之前,你还是一无所有的穷光蛋,好像一夜之间,你就变成了另一个人一样。”张云浩闻言,仔细想了想,似乎真的是这样,要不是徐明莫名的找上自己,自己也不会走到今天,更不会来到这里,回头想想,自己是该说造化弄人,还是命运无常呢?

“是啊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成了今天的这个样子。”张云浩感叹的说道:“你为什么这么坚持呢?”

孙壮英想了好久,这缓缓的对张云浩说道:“其实,我一直不想说,但是,说不准我们就再也回不来了。”停顿了很长时间,孙壮英才继续说道:“很早的时候,我的父亲也是一名特种兵,后来他当了局长,你也知道,干这行的,仇家不少,有一天,一群歹徒冲进了我家,将,将我母亲残忍的杀害了。”

孙壮英说的很平静,中间很少停顿。很长时间,孙壮英都没有说话,张云浩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然后?”孙壮英却是回过头来,看着张云浩,说道:“没有了,还要我说什么?”张云浩似乎看到了孙壮英眼角的皱纹,这个女人,快三十岁了吧,一天工作,在自己的印象里,她似乎没有男朋友。

张云浩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有些心疼起她来,孙壮英已经扭过头去,张云浩知道,她从来就是一个不喜欢在别人面前展露心事的女人,就像之前,一个人想家的时候,却在装作不在乎的样子,如果不是可能永远回不来,她可能一辈子也不会说出这些事情,一个女人,活的这么累。

张云浩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,只好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,柔声说道:“一切都过去了。”这句话是对她说,也是张云浩自己对自己说,看着孙壮英,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,父亲去世的一段日子里,自己一个人跑到山上痛哭的样子,一切都会过去的,不是么?

孙壮英似乎被刺到了最柔软的地方,眼里眼泪在打转,最后,终于是忍不住,一颗颗的滑落下来,就算是哭,她都和别人不一样,孙壮英的哭,没有一点声音,安静到可怕,就算是哭,她也要将自己包围起来。张云浩拍着孙壮英,孙壮英忽然回过头来,狠狠的咬在张云浩的肩膀上,张云浩知道她是在克制,不想让自己发出声音来。

一张张的纸散落到地上,张云浩没有去管,索性,他将笔也扔了出去,在没有给自己所爱的人足够的保护时,张云浩怎么能死,就算明天面对的是刀山火海,是阿鼻地狱,张云浩也要闯一闯,也要从里面爬出来。

自己怎么能死?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