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凡人当道>129 林中小屋

129 林中小屋

本书:凡人当道  |  字数:2745  |  更新时间:

向上游走了一段距离,张云浩并没有发现灰熊或者是山猴的身影,张云浩用河水洗洗脸,心想:“灰熊和山猴可能是被冲到更下游的地方去了。”张云浩此时正站在三人跳下来的悬崖下,看着陡峭高耸的悬崖,张云浩是一阵后怕。

叛军此刻已经消失了踪影,看样子是以为三人必死无疑,回去了,也不知道孙壮英有没有阻止政府军出动,当务之急,还是得赶快回到首都,张云浩休息了一会,又想下游走去。身上的地图被水流冲走了,张云浩只能凭着自己对地图的印象,大概的寻找方位。

顺着河流走了一会,张云浩隐隐约约的看到河岸上躺着一个人,张云浩心里一喜,加快速度走了过去,怎奈右腿刚被张云浩固定,走起路来十分不方便,张云浩一瘸一拐的走过去的时候,那人晃晃悠悠的坐了起来,张云浩仔细一看,竟然是灰熊!

张云浩走过去赶紧扶住了灰熊,灰熊此刻还晕乎乎的,看到张云浩,便问道:“我,这就是阴间么?怎么阴间也有河啊!”

张云浩被灰熊这么一说,忍不住笑了起来,他说道:“什么阴间,是不是刚才跳下来的时候,脑袋先着地的啊,你看清楚了,这里是那里?”

灰熊打量四周一番,激动的说道:“没死,许多云,我们没死!”

张云浩点点头,灰熊喊道:“山猴呢?”

“还没找到!”张云浩有些失落的说道。

“是么。”灰熊也一改刚才的兴奋,语气有些失望的说道。

“没关系,我们会找到他的,不是么?”张云浩拍拍灰熊的背说道:“走,朝着下游走,能找到他的几率是很大的!没准,他和你一样,现在正躺在下游的河岸边上呢!”灰熊眼睛一亮,然后说道:“走。”

灰熊说着就要站起来,可刚往起一站,身子就像是要撕裂开一般的疼痛,估计灰熊身上的骨头也断了不少,好在,灰熊并没有感觉到内脏有伤,否则的话,早就要内出血而忘了,灰熊不顾疼痛,站了起来,对张云浩扬扬手,说道:“走,事不宜迟!”

两人互相搀扶着往下游走去,走了很长一段路,都没有发现山猴的踪影,灰熊有些着急,说道:“这么长时间了,怎么还没找到山猴。”张云浩也有些焦急,但他还是冷静的说道:“灰熊,你别着急,以山猴的本领,不会在这里折戟的,说不定,他已经往首都的方向走去了!”灰熊只好点点头。

二人又走了一段距离,忽然,张云浩看到了岸边丛林的不远处,有一间屋子,透过丛林,隐隐约约的能够看到,张云浩指了指那边的方向,对灰熊说道:“你看,那里好像有一座房子!”灰熊看了看,然后说道:“没错,是有一间房子,怎么样?要不我们去看看?”

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,非洲的落日的时间很晚,现在都能看到太阳,张云浩仔细算了算,他们去悬崖的时候,就已经快七点了,现在,可能已经八点了。张云浩说道:“凭我们现在的状态,晚上还是小心点的好,我看这屋子残败,可能已经废弃了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我们今晚上得在这里住一晚上了,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是我们能用的上的!”

灰熊也点了点头,然后说道:“嗯,看样子,天马上也要黑了,我们还是去那小屋子里看看吧。”

两人作出决定,也不犹豫,互相搀扶着往小屋那边走去,穿过丛林,映入张云浩灰熊眼帘的是一间不大的木头房子,外面的木头经过风吹日晒,有的已经腐烂开裂,透过缝隙往进看去,里面有一些陈设,隐隐约约的,看不清楚。

两人走到房门处,门没有锁,可能这地方永远都没有人来,上锁也没什么用。门是掩着的,张云浩推开门,一股灰尘从门上散落下来,呛的两人连连咳嗽,张云浩用手扇了扇分,然后这才走了进去。

只见屋子里有一张桌子,一个凳子,一个围炉,和一张床,墙上,还挂着些动物的头颅,还有一些皮,看样子这是个猎人的临时住所,张云浩看了看桌子和床上的灰尘,已经有厚厚的一层了,看样子,这里很久没有人来了。

灰熊看了看墙上的动物骨架,然后说道:“这是个高手啊,你看,剃肉的时候,没有伤到骨头分毫,肯定是刀法犀利的人,你在看这动物的皮,我找了找,这皮囊上并没有弹孔,这就说明这子弹都是射在了脑袋上,这枪法!

张云浩凑过去看了看,果然如灰熊所说的那样,张云浩伸手摸了摸那墙上头颅的脖颈,突然摸到了三个深深的洞,张云浩点了点头,这就是这猎人击杀动物时留下的弹孔,三枪都在脖子上,都在要害上!

有人可能认为头部是击杀一个动物或者人的最好部位,其实不然,一些动物,皮糙肉厚,头壳硬的很,一般的猎枪,是不能击穿头骨,射入脑中的,这样反而会激怒它们,真正的高手,懂得击穿对手的脖子,脖子质地柔软,没有骨骼保护。一来,能切断动脉,造成大出血,二来,能切断气管,让其难以呼吸,两重杀招,对方的死亡只是时间问题。

是个高手,张云浩心里想到。

两人又在屋子里找了找,并没有发现对自己有用的东西,灰熊说道:“看样子,这里有用的东西都被带走了。”张云浩点点头,然后说道:“嗯,我看天色也不早了,我们还是赶紧休息吧,明天一大早,我们就赶路,争取在天黑之前,回到首都!”

灰熊点点头,两人不在多说什么,和衣躺在了床上。

这次的非洲之行还真是危险啊,张云浩心里感慨万千,想到。张云浩终于知道为什么临走前,雷鸣要让大家写遗书了,这里的危险真不是一般的,不知道什么时候,自己才能回归正常的生活呢?

两人睡了一会,突然听到门外似乎是有什么动静,张云浩猛的睁开了眼,一旁的灰熊也紧紧的盯着外面,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,只有淡淡的月光透过缝隙照了进来,睡觉的时候,张云浩用木板挡住了门。

现在只见木板咯吱作响,很显然是有什么东西想从外面进来,两人也不顾身体上的疼痛,立刻翻身下床,抽出绑在腿上的匕首,躲在屋门的两侧,只要有什么东西进来,张云浩和灰熊定然要将其制服。

门响了一会,突然不动了,张云浩和灰熊两人看了一会,很长时间,屋门都没有在动一下,张云浩隔着木板听了听外面的动静,只见外面鸦雀无声,似乎想进来的东西已经走远了,两人松了一口气。

可就在两人松懈的时候,门却被猛然间一脚踹开!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