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凡人当道>132 回到首都

132 回到首都

本书:凡人当道  |  字数:2894  |  更新时间:

久久的沉默之后,张云浩递给黑人猎户一根烟,黑人猎户从没有看过这样的烟,他拿着烟,仔细的看了好久,才让张云浩点燃,抽了一口,黑人笑着说道:“这烟没有味道啊,不像我们这里的烟叶,那味道,真是绝了!”张云浩笑了笑,也点上了一根烟。

淡淡的月光下,能隐约看到缭绕的烟雾,张云浩很享受这种朦朦胧胧的感觉。

张云浩看了看黑人,又看了看天边的月亮,然后说道:“这场战争也不知道要持续多少年,不知道还有多少的人会挥刀相向,不知道有多少的人会背井离乡。”天边的月亮忽明忽暗的,让人看不清楚,看不真实。黑人却是笑了,说道:“或许,每个国家都要经历几场战争。”

“是么?”张云浩回过头来看着黑人。

那黑人说道:“经过战争之后,人们才会学会团结,学会在一起生活,学会不在用暴力和战争解决问题,不论是你的国家,还是现在最强大的国家,在最开始的时候,不都是这样么?或许,一个国家需要在战争中成长,在战争中成熟,最后,真正的成长为一个国家!”

黑人的话深深的印在了张云浩的心里,没错,一个国家,或许就像是一个人一样,历经磨难才能成长,尽管这其中夹着痛苦。

黑人接着说道:“下一步你们怎么打算?我看你也受伤了,在这里,可治疗不了!”

“明天一早,我们就回首都,我们还有任务,你呢?你要跟我们一起去么?人多一些,总比在这个林子里,一个人生活好些吧。”张云浩说道。

“没有区别,心里没有了方向,人多人少,还是在什么地方,有什么关系呢?”黑人说道。

张云浩点点头,或许是吧。

张云浩闭上眼睛,就这样躺在了房顶上,睡着了。

天蒙蒙亮的时候,张云浩睁开了眼睛,早晨的阳光洒向了大地,日光是公平的,不会因为你是政府军还是叛军,你是富人还是穷人而区别对待,她毫无保留的将光线洒向每一个人,温暖着每一个的胸膛。张云浩从房上跳下来,只见山猴灰熊正在里面收拾东西,那黑人在一旁剥着狮子皮。

张云浩走过去拍了拍黑人,然后说道:“兄弟,我们马上就要走了。”

“嗯,你们沿着这条河,一路往下游走,到时候,你们会看到一座由三个山峰组成的山峦,到时候,你们沿着山路往上走就可以了,这条路,除了我,谁都不知道,是条捷径,日落之前,你们肯定能到首都。”黑人猎户说道。三人点点头,尽管和这黑人猎户只相处了短短的一晚上,可这一晚上,对于张云浩,是值得用一生回味的。

“猎户大哥,有空,我们还会回来的看你的!”灰熊认真的对黑人猎户说道。

黑人猎户笑了笑,然后说道:“好啊,我时不时就会回到小屋,我这个小屋,一直为你们敞开!”

“我们一定会回来的。”山猴说道。

“下次的时候,或许你就不会被狮子追了!”黑人猎户露出了标志性的微笑,对着三人笑了笑,三人都被黑人猎户的幽默感所感染,都笑了起来。

张云浩上前说道:“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的问题,什么是正义,或许一千个人都有一千个人的看法,但是,只要是你内心认为的正义,坚持去做,让自己做到问心无愧,那就对了!不管是叛军还是政府军,都有所坚持的东西,即使是内心黑暗的人,也有内心所坚持的东西,或许,这个世界上没有正真的坏人,也没有绝对的好人,坚持自己内心的想法就好!”

这是想了很久才说出来的,没错,正义和邪恶只是个反义词,两者可以随意转换,但是,如果没有了对其信仰的坚持,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?

那黑人看了一眼,然后说道:“希望你能坚持你内心的正义。”

三人向下游走去,黑人猎户站在小屋的门口,目送着三人,远远看去,晨光洒在这个黑人的身上,像是镀了一层金身似得,他远远的站在那里,像是一个标杆,三人朝着黑人猎户做了个离别的手势。黑人猎户又露出了招牌似得微笑,很傻,却也很坚毅。

告别了黑人猎户,三人朝着河的下游走去。

灰熊说道:“不知道首都现在是个什么情况?”

山猴想了想,然后说道:“不知道黑曼巴和他的队伍怎么样了?既然首都附近集结了这么多士兵,想必他们那里也会是这样,不过,看样子他们不是为了攻打首都而来的啊,虽然集结了不少兵,但是要攻打首都,这些人还是不够格的,或许,他们有什么阴谋。”

张云浩说道:“你想想,那么多人集合在一处,分明是给政府军看的,就算不是被我们发现,用不了一天,也会被政府军的侦察兵发现,你想想,这些叛军,说不少多,也说不上少,这就像门口放了一块大肥肉,能吃下,但是也要费些时间,那么,趁政府军出兵的时候,叛军必定会有行动!”

三人越发觉的此事有蹊跷。

脚步不由的加快,三人沿着河往下游走去,只到看到了很明显的三座山峰,张云浩三人停下来,仔细观察了下四周,这些山山脚长满了杂草,但三人还是敏锐的看到其中一处,杂草向两边倒伏,是有人走过的痕迹,可能就是那黑人猎户走过的。

三人互相看看,走上了这条小路,小路夹杂在两座山峰之间,幽幽静静。张云浩仔细观察了下地势,这是一条平路,如果三人没有发现的话,要爬上山去,那不知道要走多少冤枉路。这里除了偶尔出现的野生动物外,什么都没有,三人走的飞快,到下午的时候,远处阳光照射过来,首都的轮廓依稀可见。

张云浩叹一口气,终于回来了,三人也算是死里逃生,三人互相看看,都笑了。

回到首都,几人立刻被送到了医务室,孙壮英和其他队友都挤进来,直到医生说三人没什么大碍,对军人来说,这都是小伤,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。孙壮英已经将那里发生的事情和顾问说了,王顾问也看出了其中的问题,和张云浩的想法不谋而同,决定还是不打草惊蛇,观察情况。

黑曼巴那里的情况也差不多,也是集结起了规模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的叛军队伍,而黑曼巴的队伍里,并没有伤亡情况,张云浩笑了笑,看来还是黑曼巴适合当一队特种小队的队长啊,搞到情报,又能整队全身而退,可张云浩三人却是历经生死,差点就交代在了非洲广袤的土地上。

张云浩在医务室休养的这几天,那个黑人小女孩却是天天来,给张云浩送饭,给张云浩将故事,俨然成了张云浩的小助理,张云浩也乐的清闲。

多么可爱的小姑娘,如果没有战争,她一定是幸福的。

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